最新消息




1945

109.3.29

司法院通過家事事件法第164條、第165條修正草案

司法院327日召開第175次會議,通過家事事件法第164條、第165條修正草案,將儘速送請立法院審議。本次係因應民法增訂「成年人之意定監護」制度而作修正:
1)第164條就監護宣告事件之類型,增訂關於許可終止意定監護契約,及關於解任意定監護人之監護宣告事件2類型。
2)第165條明定於「另行選定或改定監護人事件」及「許可終止意定監護契約事件」,應受監護宣告之人及受監護宣告之人,亦有程序能力,以保障其程序主體權及聽審請求權。





1944

108.3.22

偵查不公開作業辦法大幅修正 6.15施行

司法院、行政院315日會銜發布「偵查不公開作業辦法」,本次修正重點在於使偵查不公開原則能更落實,並保障訴訟關係人的名譽、隱私、安全,且確保公平審判;另將部分規定作更具體明確之修正。為利相關法規之訂定及宣導,乃明定自發布後3個月施行。修正重點包括:
一、明定偵查不公開之期間,自開始偵查起至偵查終結止(第3條)。
二、明定偵查不公開原則之內涵,除偵查程序與偵查內容外,檢察官及司法警察(官)等執行偵查職務之人員,偵查所得之心證,亦不得公開(第7條)。
三、就例外得適度公開或揭露偵查資訊之事由予以明定,如對國家安全或社會治安有重大影響、重大災難或社會矚目之案件,有適度公開說明必要者;對媒體報導或網路傳述不實,有澄清必要時。並明定得適度公開或揭露之偵查程序及內容,應經去識別化處理,且對犯罪行為不得作詳盡之描述或個人評論(第8條)。
四、針對上述雖得公開或揭露之案件中,仍應禁止公開之事項作明確規定。另就此類仍應禁止公開者,復明定得例外公開時所應循之處理方式(第9條)。
五、新增偵查及偵查輔助機關應指定新聞發言人,並設置媒體採訪地點及劃定採訪禁制區;組成相關檢討、督導小組;及進行教育訓練等規定(第10條至第13條)。
六、明定被告、犯罪嫌疑人、被害人或其他訴訟關係人為少年或兒童時,除法律另有規定外,準用本辦法。(第14條)


1940

108.2.22

刑法第47條第1項累犯一律加重致過苛部分 違憲 2年內修正

司法院大法官作成釋字第775號解釋。
解釋文
刑法第47條第1項規定:「受徒刑之執行完畢,或一部之執行而赦免後,5年以內故意再犯有期徒刑以上之罪者,為累犯,加重本刑至二分之一。」有關累犯加重本刑部分,不生違反憲法一行為不二罰原則之問題。惟其不分情節,基於累犯者有其特別惡性及對刑罰反應力薄弱等立法理由,一律須加重最低本刑,於不符合刑法第59條所定要件之情形下,致生行為人所受之刑罰超過其所應負擔罪責之個案,其人身自由因此遭受過苛之侵害部分,對人民受憲法第8條保障之人身自由所為限制,不符憲法罪刑相當原則,牴觸憲法第23條比例原則。於此範圍內,有關機關應自本解釋公布之日起2年內,依本解釋意旨修正之。於修正前,為避免發生上述罪刑不相當之情形,法院就該個案應依本解釋意旨,裁量是否加重最低本刑。  
刑法第48條前段規定:「裁判確定後,發覺為累犯者,依前條之規定更定其刑。」與憲法一事不再理原則有違,應自本解釋公布之日起失其效力。 
刑法第48條前段規定既經本解釋宣告失其效力,刑事訴訟法第477條第1項規定:「依刑法第48條應更定其刑者……由該案犯罪事實最後判決之法院之檢察官,聲請該法院裁定之。」應即併同失效。


1936

108.1.18

勞保爭議之申請審議期間規定 無違法律保留

最高行政法院1071113日召開之11月份第1次庭長法官聯席會議,就「關於勞工保險條例第5條第3項規定授權訂定之勞工保險爭議事項審議辦法第3條所規定『60日申請審議』,應否適用?」作成決議:
勞工保險條例第5條第3項規定:「勞工保險爭議事項審議辦法,由中央主管機關擬訂,報請行政院核定之。」其授權範圍既規定為「勞工保險爭議事項審議辦法」,可知立法者有意授權主管機關,就有關勞工保險給付爭議審議之程序事項,依其行政專業之考量,訂定法規命令,以資規範,就授權明確性原則而言尚無違背。又為求法律關係安定,申請審議本質上應有期間之限制。勞工保險爭議事項審議辦法第3條第1項所定「60日申請審議」期間,屬於勞工保險給付爭議審議之程序事項,並未逾越母法之授權範圍。而申請審議程序為訴願之必要先行程序(同辦法第23條規定參照),前揭規定之60日申請審議期間,較訴願法第14條第1項所定之30日提起訴願期間為長,倘被保險人不服核定,縱逾越提起訴願之30日不變期間,仍得於60日申請審議期間內,申請審議並循序提起行政爭訟,具有合理性。且透過申請審議程序,使得行政自我審查更為審慎。故上開60日申請審議期間之規定,並未侵害或限制被保險人之權益,與法律保留原則無違,自得為審理之依據。


1935

108.1.11

司法院大法官於111日,作成釋字第774號解釋。
解釋文如下

都市計畫個別變更範圍外之人民,如因都市計畫個別變更致其權利或法律上利益受侵害,基於有權利即有救濟之憲法原則,應許其提起行政訴訟以資救濟,始符憲法第16條保障人民訴訟權之意旨。本院釋字第156號解釋應予補充。


1934

108.1.4

總統10814日公布憲法訴訟法及大法庭相關法制的法院組織法、行政法院組織法等3項司法改革重要法案,建立全面司法化之憲法法庭,以及統一終審法院法律見解之大法庭新制。

壹、憲法訴訟法自公布後3年,11114日施行
為完善保障人民憲法上之基本權,憲法訴訟法採行全面司法化,未來將由大法官組成憲法法庭及審查庭審理案件,採取裁判之方式終結案件;新法並納入裁判憲法審查制度,將現行司法院大法官審理案件法所定之法規範(法令)憲法審查,擴及於終審法院之確定終局裁判。司法院衡酌人民權益保護之必要性並兼顧法之安定性,就新舊法制接軌事項規定於第9章,最主要規定之要旨如下:
一、11114日起送達之確定終局裁判,適用新法,人民得提起裁判憲法審查之聲請。
二、11113日以前送達之確定終局裁判,適用舊法,人民仍得提起法規範(法令)憲法審查之聲請


貳、大法庭新制相關法案,自公布後6個月,10874日施行
為確保終審法院在審理每件個案時,對於同一法律爭議所適用的見解均能一致,避免前後裁判見解歧異,使整體法律規範秩序具有安定性及可預測性,並進一步發揮司法權促進法律續造的功能,法院組織法及行政法院組織法新增終審法院之大法庭制度,於審判權作用內建立適當統一法律見解機制。
本次修法,將最高法院、最高行政法院統一法律見解的機制轉換為大法庭制度,同時一併廢除現有之判例選編、決議制度,並規定先前選編之判例若無裁判全文可資查考者,自本次修正條文施行後停止適用。仍有裁判全文可查者,其拘束效力則與一般裁判相同,若欲變更見解,一律循大法庭之提案程序為之。